河北房屋倒塌幼儿园园长家属称历次检查均合格

2014-12-30 23:14:30   来源:华人教育网(www.eog.cn)   点击:
原标题:河北房屋倒塌幼儿园园长家属称历次检查均合格

\

出事的春蕾幼儿园已被封园

\

昨天下午,遇难孩子的家人在永清县医院内痛哭

\

小张浩幸运逃生,但他永远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小策

\

从幼儿园后墙看,房屋已塌陷大半

  深度聚焦

  “昨天下午,廊坊市永清县通报称,坍塌事故造成3名儿童死亡,1名儿童轻微伤,2名儿童受惊吓。该幼儿园系经县教育局审批,民办建园。经初步调查,发生坍塌的两间教室,为该园今年8月份私自扩大规模——将原村委会办公用房租赁改造用于教学的房屋。事故原因现已排除人为因素,具体坍塌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永清县通报称,警方已控制有关涉事人,并组织刘街乡、教育局等做好家属及儿童的心理疏导安抚工作,且连夜在全县范围内集中开展幼儿园、中小学校舍安全检查。”

  园长已被警方控制

  12月13日下午4点多,已是放学时间,河北廊坊市永清县刘街乡徐街村春蕾幼儿园内靠东边的教室内,只剩8岁的张浩和五六个小伙伴等着校车来接。

  忽然屋顶咔咔响起来,水泥碎片和灰尘坠落,几个孩子逃向门口,令人惋惜的是,屋顶、墙壁瞬间坍塌,孩子们被砸中……三个花蕾夭折,尽管数百村民迅速奔来疯狂挖掘,但依然无法挽回孩子的生命。

  昨天下午,廊坊市永清县通报称,坍塌事故造成3名儿童死亡,1名儿童轻微伤,2名儿童受惊吓。该幼儿园系经县教育局审批,民办建园。经初步调查,发生坍塌的两间教室,为该园今年8月份私自扩大规模——将原村委会办公用房租赁改造用于教学的房屋。事故原因现已排除人为因素,具体坍塌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通报称,该幼儿园建筑面积680平米,均为平房。主要招收周边村街3周岁以上学前儿童,现有在校生190人(高峰期260人),教职工9人(高峰期19人)。法人代表兼园长郑冬梅,49岁,原籍刘街乡徐街村人。为满足家长要求,该园周一至周六为在园时间,上午8时入园,下午4时离园。

  永清县通报称,警方已控制有关涉事人,并组织刘街乡、教育局等做好家属及儿童的心理疏导安抚工作,且连夜在全县范围内集中开展幼儿园、中小学校舍安全检查。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尽管该学校为幼儿园,但是此次事故主要发生在该校一年级教室。园长郑冬梅已被警方控制,目前正在配合警方调查,不幸死亡孩子的家属昨天接到通知,政府将与他们进行赔偿等后续问题的协商。

  而郑冬梅的家人证实,她在永清县公安局接受警方调查,电话无法打通,只有她的女儿电话还可以打通,但当时该班级的班主任就是郑冬梅的女儿,她也被塌倒的房屋砸中,幸运的是没受重伤,自己爬出来了。“现在她说话还在哆嗦,受的惊吓过度。”

  郑冬梅父母及弟弟认为,将责任都推到郑冬梅的身上是不公平的。他们称,该幼儿园租赁的是村委会房屋,且有租赁合同、付租金,而教育主管部门历次检查都是合格的,“郑冬梅又没有建筑方面的专业知识,自己怎么可能判断房屋的安全性。”

  “我爸爸一定会来救我”

  “我爸爸一定会来救我的,你们看吧,我现在好好的吧。”昨天,在永清县医院外科病房,头部受轻伤的张浩对北青报记者讲述逃生经历。张浩今年8岁,当天下午,他正好在教室里等校车,当时他和同班同学小策以及小梦一起玩耍,小策不幸死亡,小梦受伤。

  张浩说:“小策问我,你爷爷咋还不来接你呢?我正准备回他,抬头看到上面一堆白色的东西往下掉,然后我就被压着了。”

  幸运的是,张浩在墙角,没有被完全砸中,但砖瓦和檩条封堵了所有出路,压在废墟堆下的张浩一直想着“爸爸会来救我”。他给自己鼓劲,在坚持几十分钟之后,终于被救出,“到处都是灰,呛得喘不过气来,有光线透进来,还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小浩最终被救出,而救出他的正好是他的爸爸和其他人。

  “我还记得当时我爷爷陪我在救护车上,我看见小策躺在床上不说话,我喊了他几遍,他没回我,我还以为他也被砸晕了。”张浩说,小策是他最好的朋友,“谁要敢打他,我就帮他还击,我还喜欢给他好吃的,他对我也好。”但是张浩今天听到爸爸说小策已经没了,“我爸说人没了,啥都没用,我就觉得小策没了,我的好朋友没了,难过。”

  尽管当天是个阳光晴好的周六,春蕾幼儿园并没有放假。在这里上课的孩子,只有周末,没有周六。当天,出事班级的孩子们上午在做练习册,下午在练习汉字,尽管叫幼儿园,但据村民反映,也有一、二、三年级课程,“也不是一开始就有,慢慢生源多了,就开始办了。”张浩的父亲说,小浩从小班就开始上该幼儿园,已经有三四年。

  “我很坚强的,一点都没哭,而且就耳朵有点痛,我好好的。”昨天在病房,当北青报记者向张浩父亲询问孩子目前的情况时,小浩抢着说,当时感觉自己要死了,“爸,我被砸晕了吧?我就跟做梦一样,但是我在等你,你不救我谁救我?”

  救完儿子继续留在现场扛屋檩

  张浩心中的“英雄父亲”就是村民张卫兵。12月14日,正在医院里的张卫兵脏衣服还没来得及换。“手被扎刺、流血都是小事,关键是这压的是人命,不用手咋行。”

  张卫兵跑到塌房现场,知道儿子埋在下面,疯狂地挖,手上流血根本不在乎,“我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儿子一定没事”。

  扒开檩条和砖瓦后,儿子就躲在下面,张卫兵看到儿子没受重伤,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但是其他孩子还没有挖出来,救人紧急,他让父亲带着儿子跟救护车去医院,自己坚持在现场救援。“为了防止一根大檩条砸下来,我和另一个村民扛着檩条,其他人在下面挖,我们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张卫兵说,“要是这檩我们没扛起来,这娃们禁压吗?”

  在医院,张卫兵的一侧肩膀已经红肿。“不敢扭头,也不敢碰,当时救援没觉得,现在真的生疼的。”

  除了张卫兵,还有更多村民参加了救援。

  “我刚打完点滴,走在村道上,手上的棉球都没扯,就听见轰的一声,灰尘冲天,我愣了一下,赶紧没命往回掉头跑。”村民尹子龙说,他第一反应就是,幼儿园才放学,人咋办?他跑到幼儿园,眼前“两间房坍塌,灰尘特别大,啥都看不清,啥都没有了”。北青报记者经多人证实,尹子龙是除教师外最早到达现场的村民。尹子龙在一片模糊中迅速拉起了四五个孩子,而这时,该班的班主任老师也正在废墟里扯孩子。“她自己也被压了,但是迅速爬起来救援。”

  此后,村里的大喇叭开始广播,说赶紧来幼儿园救人,带上铁锨等工具。“村里的人都赶过来了,不停地刨啊刨,好多人边刨边哭,一片混乱。”

  多名村民介绍,当时只要是能够上阵的男女,甚至过路的车子,都在争分夺秒帮忙,“来不及戴手套,来不及看时间,心里只想快点刨!”甚至因为感觉救护车来得慢,连派出所民警都一个接一个电话地催。而村子里类似像李全桂这样已经上了年纪的老人,也毫不懈怠地参与救援。

  除了最开始尹子龙第一时间拉出来了几个孩子,以及张卫兵救出了儿子之外,其他村民又刨出两名受伤儿童。让村民难过的是,后来本村的一个男童和另外两个孩子刨出来时已经不行了。“孩子都是家长的心头肉,看到挖出的几个孩子没知觉了,很多村民都哭了。”

  陈姓村民说,他看到一个被救出的男孩躺倒在地,有个妇女正在给他做人工呼吸,但是他嘴里已经流血了,脸色也惨白,看不出有生命迹象。“那么重的砖瓦檩条砸到身上,就是成年人也不行了,孩子虽然看不出外伤,但都是内伤。”

  在村民提供的照片上可以看到,事发现场有上百村民参与救援,教室整个屋顶及南面墙壁都倒塌了,地上是大量砖瓦和檩条,一个孩子在地上,一位妇女趴在孩子身上哭。村民介绍,他们用车将“刨出”的孩子们送去医院,在半路上遇到了赶来的救护车,于是将孩子转至救护车送到永清医院。

  孩子被疏散到他校

  昨天早上8点左右,薄雾笼罩着徐街村,三三两两的村民聚在一起,回忆着前一天的惨烈场面。一些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警方人员不时进入幼儿园查看情况。

  一名田姓幼儿园女老师事发时正在幼儿班打扫卫生,“轰隆一声,屋子一震,我赶紧跑出去,发现房子塌了,我救起一个女孩赶紧往外跑。”她语无伦次地介绍着,然后默然走开。“从昨晚开始她就没吃没睡,现在精神还恍惚,一个人走来走去。”村民说,女老师吓坏了。

  春蕾幼儿园的大门紧锁,上面还有粉笔写着的通知:“下午接孩子时间改为4:10”。村民介绍说,冬季天黑得早,接孩子时间比夏季提前了半个多小时。透过门缝,幼儿园内看不到人,而从幼儿园的北侧可以看到,最东头的房屋塌掉了屋顶,北墙断裂。

  幼儿园被村民房屋包围,据村民介绍,在救援过程中,为了避免遗漏孩子,所有砖瓦檩条都清理了一遍,一直清理到凌晨。“本来很多村民清理到八九点钟就回家了,后来误传还有孩子埋在里边,大家又蜂拥而至。”

  昨天下午5点左右,几名幼儿园老师进入幼儿园,取出了孩子们的登记名册等物品,准备第二天将孩子疏散到附近的学校和幼儿园。“幼儿园暂时封了,可孩子们不能耽误。”现场执勤的警察介绍,不清楚幼儿园要封闭多久,要等事故调查结束以后上级通知。

  北青报记者发现,昨晚该幼儿园周边有三辆警车值守,数百米警戒线将幼儿园围起大半。

  据村民介绍,春蕾幼儿园租用的村委会房屋年头已经很长了。“我记得小时候就在这里上过学。”30多岁的村民尹先生说,房屋至少30多年了,肯定属于旧房,但属不属于危房不知道,只知道此次倒塌的两间教室的屋顶在年初曾经维修过。

  独苗女儿不幸夭折

  “当时,孩子是被表姨夫挖出来,抱着奔医院,在路上孩子还有知觉,身上还热乎……”说到这里,父亲张先生拖着步子走到急诊楼门口,靠在柱子上流出泪来。

  女孩雯雯(化名)在此次事故中不幸死亡。12月14日上午,在永清县医院,张先生的一位亲属介绍,张先生夫妻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不像当地村民家里大多有两个孩子。“因为雯雯妈妈身体不好,卧床两年,我们听说以后也不能生育了,所以家里就这么一个独苗,当珍珠一样捧在手心里,孩子也很乖巧聪明。”

  陪同张先生的多名亲属不断摇头叹息:“谁能想到不地震、不下雨,房子就突然塌了?晚几分钟塌也没事,都凑巧了,这还让不让人活!”

  昨天下午,雯雯的太爷爷突然发病倒下,家属们一阵忙乱,赶紧找了辆急救车送去其他大医院。“一直想瞒着雯雯70多岁的太爷爷,知道他身体不好,但是家里人都走了,也瞒不了他,结果因为心疼,他到了医院就犯了病。”

  在医院里,另一名不幸死亡的男孩小策的家人也来了不少,他们中也有人因为悲痛身体不适住院。

  办学遭遇困难重重

  该园园长郑冬梅的父母介绍,郑冬梅原来是某国营厂财务科副科长,七八年前经朋友介绍和徐街村村委会联合办学,村委会负责出场地,郑冬梅负责付房租及办学。“当时村里没幼儿园,冬梅说政府挺支持,也会有一定的国家政策优惠,不如尝试一下。”郑冬梅父母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之后却发现,办学并不容易,这也得到了郑冬梅弟弟的印证。后者告诉北青报记者,两年前他还在协助姐姐管理学校事务,并且代开一些县里的教育相关会议,对学校事务有一定的了解。他说,一开始只有徐街村的孩子来上学,后来,陈街、枣林等地的孩子也都送过来:“最初只有幼儿园,后来学生没地方读书,也开始办一年级、二年级这些小学课程。”记者在村子里核实到,目前该幼儿园最高教到三年级课程。

  而对于办学,人到中年且非教师出身的郑冬梅可谓困难重重。郑冬梅父母说,一开始还赔钱,“赔到从我们这里借钱,我们两口子都是国营厂退休职工,退休早,一个人一月退休金只有一千多块,就这点钱,她也开口从我们这儿借了。为了支持她,亲戚能借的都借了。”郑冬梅的女儿在医学专业毕业后,也并未进入医院工作,而是成为春蕾幼儿园的一名老师,而且恰巧是这次出事班级的当日值班教师。

  “资金总是紧缺的,要买校车,要装修房子,各种时候都要花钱。”针对有村民质疑他们很赚钱,郑冬梅弟弟解释说。他以2011年春蕾幼儿园收费情况给记者算了笔账:“每学期学费100多块,供暖以及空调费按季度收,也就是百元左右,车费每月一百,不坐不交,而车费是给司机的,学校每人每月只抽几块钱管理费。”算下来,一个孩子一年收费不足2000元,但是最新的收费情况他并不清楚。他表示,幼儿园的校车、取暖、空调、教师工资、设备维修等等,支出更大,这两年只能说略有盈利,但肯定不是暴利。

  记者从一名家长那里得知,今年一年级每人每学期学费750元,这个数字尚未得到更多家长确认。

  根据昨日永清县官方通报的初步调查结果,发生坍塌的两间教室为该园今年8月份私自扩大规模,将原村委会办公用房租赁改造用于教学的房屋。不过,昨日记者在村内采访,村民反映今年8月并未有较大装修,最近的一次校舍整修是在年初,因为漏雨,屋檩坏了,所以换了新瓦。这也得到了郑冬梅弟弟的确认,他说,房子小修随时会有,上面的教育主管部门也会经常下来检查。“每次验收都是合格的,也从未收到过整改通知。”另外,据他介绍,因为幼儿园租房办学,合同也续签过一次。北青报记者电话问询该村村支书,后者也承认有协议,而且是正规手续租房。

  “我现在是比较迷茫了,又不是刮风下雨,又没有外力作用,如果只有我姐姐的责任,我觉得肯定不公平,毕竟,这房子我们也是租户。”郑冬梅弟弟说,他们还想继续办学,毕竟花费了这么多年的心血。

  文并摄/本报记者 李华良 王晓芳

  (除张浩外,文中儿童姓名为化名)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到:

上一篇:教育评论:孩子的创造力究竟应该如何培养
下一篇:“暴力剪发”校长的“管”字经折射教育盲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