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华留学的故事:说说大潮中的浪花

2015-01-07 17:22:13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点击:

刘菲

日本留学生小山绘里子和越南留学生黄兰玲讲述了各自来华留学的故事,她们是全球汉语热潮中的两朵浪花。

据统计,2010年在华外国留学生总人数已突破26万人次。来自世界上194个国家的来华留学人员,分布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620所高等学校、科研院所和其他教学机构中学习。到2020年,预计在华外国留学生人员数量将达到50万,我国将成为亚洲最大的国际学生流动目的地国家。

面对数量逐年增加的来华留学生群体,对外汉语教师应该思考的是:如何优化来华留学环境?如何让留学生学到有用的知识?如何让留学生在华期间全面地了解中国?

我以为,应从以下三方面入手。首先,要在生活上给予留学生关心照顾,使他们尽快适应生活环境和习惯的差异。如,为留学生举办相关讲座、组织留学生过他们自己国家的节日、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远离家乡的留学生。生病时的嘘寒问暖,孤独时的倾心交谈,都会让他们感到家一般的温暖。

其次,要提高教育质量,使来华留学生学到有用的知识。我们知道,中国学生在海外留学时,在学业上学校采用的是与本地学生一样的标准,绝无照顾一说。但我国长期以来在教学中,对来华留学生与中国学生采取双重标准,或多或少地有些照顾。可喜的是,随着来华留学生总体汉语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学校、越来越多的课程已经实现了留学生与中国学生同堂上课。这么做,虽然开始时留学生会感到吃力,但其水平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他们获得的收获是巨大的。

第三,引导来华留学生全面了解中国,不只是历史上的中国,也包括现代的中国。留学生正处于人生中思维最敏捷、精力最充沛的年龄段,留学中国的经历会给他们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也会影响他们的一生,并把这一影响传递给家人和朋友。所以,在教学之余,组织留学生去工厂、农村看看,让他们接触多姿多彩的中国社会,这也是对外汉语教师的职责之一。如,北京语言大学曾组织留学生参观“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试验田,与中国一流科学家面对面地交流,留学生们十分激动,亲身感受到当代中国的发展。

应该注意的是,由于留学生来华的原因、目的、汉语程度各不相同,需要老师认真区分对待。

  小山绘里子:我就是日本人

  “你是日本人吗?真看不出来!”来武汉后常能听到这样的话,甚至还有人说:“不会吧,日本人汉语说得那么好?你不是骗我吧?”可我真是日本人,如假包换!

对日本人来说,汉语比较好学,因为我们的语言中也大量使用汉字。不过,尽管我们有汉字优势,在阅读上问题不大,但是因为同一个汉字在汉语和日语中的读音不一样,意思也不一样,怎样才能提高听和说的能力还是让我们感到非常头疼。

实际上,我的汉语口语并没有那么好。很多中国朋友一听我用汉语进行自我介绍,就迫不及待地夸我汉语好。但是,当我跟他们继续谈下去时,他们的表情就会慢慢迷惑起来。要不了5分钟,他们就会确信,我没有骗他们,我真的不是中国人,我就是日本人。

目前武汉大学的日本留学生不多,只有十几个人。因此,我也可以算是日本的形象代言人了,我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影响别人对日本民族的看法。我想,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应该也会意识到这一点,我们都会把自己和自己的祖国联系起来,我们不仅仅为此感到自豪,同时也会感受到小小的压力。

今年3月11日,日本发生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地震。在抗震救灾的过程中,日本人表现出的冷静、团结,还有可贵的牺牲精神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尊敬。我也为此深感自豪。以前,像很多日本青年一样,我非常羡慕欧美人拥有的那一头金发和美丽的蓝眼睛,我也打算染发,带彩色隐形眼镜。但是,我现在已经打消了那些想法。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我们有自己的美丽。

深夜想家的时候,我会到阳台上站一会儿,看看对面宿舍的同学们都在做什么。我想象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们,此时此刻也像我一样,要么在书桌前看书学习,要么一个人捧着咖啡想念远方的家人。于是我知道,其实我不是一个人,也就不感到那么孤独了。

(本文作者系武汉大学日本留学生)

黄兰玲:汉语梦

  我家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虽然爷爷是中国人,但是爸爸、姑姑和叔叔一句汉语也不会说,一个汉字也不会写。

原来,爸爸出生在越南,由于奶奶是越南人,爷爷又很忙,连休息时间都没有,更没有时间教爸爸学习中文了。

从小到大,我一直有个梦想,要把中文变成我的语言,像爷爷的中文一样好。11岁时,我把这个愿望告诉了爷爷。爷爷说,他光是知道我有这样的想法就已经觉得很幸福了。我还跟爷爷约定,如果我学习取得好成绩,他会亲自辅导我汉语。但是,那年爷爷生重病去世了,我还没来得及给他看我的成绩表呢。从那以后,我放弃了自己的梦想,觉得家里人中只有我学汉语,只有我会说中文,也没有意义了,因为爷爷已经不在了。

10年后,经过重新考虑,我发现自己当年放弃梦想的决定是错误的,爷爷一定会不高兴。爷爷虽然不在了,但是他永远陪在我身边,永远在我心里,所以我重新开始实现自己的梦想。

现在,我已经在重庆生活和学习了3个多月,我在中国过得很愉快!

“爷爷啊,我们家现在又有人会说汉语了。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加油的!”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本文作者系重庆邮电大学越南留学生)

 

分享到:

上一篇:外籍小留学生到中国学校插班需汉语水平六级以上
下一篇:中国成为澳大利亚学生心中最流行留学目的地

热门推荐